运货迷茫、父爱与“饮鸩止渴”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0-03-23 09:12:00

运货迷茫、父爱与“饮鸩止渴”的游戏


一辆13米长的摩托车将满载货物从上海运往山东临沂。如果我告诉你我开了一整夜车,丢了550元,你相信吗?然而,仍有许多卡车车主手足无措地赶来做这种运输。

今年4月初的一天,我和上海一家上海西安专线的老板聊天。他说这个行业越来越难做了。总有人想在交通上赔钱。怎么做这个生意!他的话让我想起了去年我亲眼见到的一位老板的亏本生意。

去年7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上了一辆从上海到山东临沂的面包车。司机姓刘,也是货车的车主。当我到达物流园区时,刘大爷正在大汗淋漓地堆放货物。他浑身是汗。原来约定他当晚9点半离开。当他装完货盖上篷布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

卡车离开上海,经过苏通大桥后,沿沿海高速公路向北行驶。除了50出头的刘先生,卡车上还有一个年轻的司机。我一问刘师傅,就知道那个年轻的司机是他的儿子。”儿子读大学没找到好工作,就跟着我去提货,“刘师傅告诉我,他们的车是贷款买的,隶属于一家小物流公司。

像其他长途卡车一样,有两个司机换车,父子轮流换车

驱动。儿子可能觉得父亲老了,应该为父亲承担一些生活负担。每次换车后的行车时间都比刘师傅长。父子俩强烈的感情体现在面对命运驾驶卡车的挑战上。这时,看着眼前一头白发的刘大爷,我突然想起了父亲和为孩子们辛勤工作的父亲。当我们坐在教室或办公室里,我们会想起我父亲在烈日下在工地上的辛勤劳动!突然,我读到的一段话突然出现在眼前:

在开车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每次路过收费站,刘师傅不仅自己下车,还让我下车和他一起走过收费站。刘师傅告诉我,这个收费站很重,收费跟吨位有关。这样做是为了节省一些通行费。

在闷热的夜晚,当许多人已经睡着的时候,面包车继续行驶。整晚,公路两旁鸦雀无声。除了无尽的道路外,不时还有卡车经过。”你不能开得太快。它耗油很多。毕竟,这是你自己的车。”刘师傅说。他手里拿着方向盘向前看。他不仅有方向、有目标、有安全感,还有人生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期待。

现在是仲夏。为了省油,刘师傅一路没开空调。虽然出租车的窗户开着,但在这个闷热的夏天仍然很热。开车时,刘师傅不时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这次长途劳累,除了燃油费和高速费,刘先生一共损失了550元。我一路没吃过饭。如果我吃了,我会损失更多的钱。”如果不提货,我只能空手从上海回临沂,燃油费加起来大概要2200元,“刘师傅说话时满脸无奈。

父子俩白手起家,付了550元运输费。刘大爷不愿意打电话给上海老板,老板把交通费托付给他。他希望老板能适当增加运费。他在电话里充满了恳求。但对方只是冷冷地说:“一切都要按原来约定的价格办,增加的运费办不到!”挂断电话后,刘师傅告诉我,是一家专线公司委托他运输货物,这家公司的货物也是从另一家专线公司收到的。我粗略计算了一下,工厂把货物委托给一家三方公司,三方公司找到一家专线公司。如果专线公司拿不到货物,就找另一家专线公司。货到刘师傅处时,已经被至少三家物流公司转运。显然,在每个环节之后,货运成本都会被物流公司“剥皮”。

刘师傅给我算了一笔账。如果不装货,他有两种选择:等运费较高的货物装船,或者空手回临沂。但空车回临沂不太现实,等到运费高的时候货物成本也高。以他们13米长的踏板车为例,物流园区一晚***的停车费是60元;父子两晚***的住宿费是100元;两个人每天的伙食费是100元。这样一来,等待一天的***费用是260元。

刘师傅告诉我,就算他们不拉货,也会有别的卡车赶着拉。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车多货少。刘先生说,他以前也去过上海的一家信息交易中心找货,但货源信息有很多不可靠的地方。有些信息是从互联网上其他商品信息的“二手信息”中复制出来的。这些信息的价格很低,或者根本不存在源信息!

市场不相信眼泪,优胜劣汰是市场生存的基本规律,有时候竞争会很残酷。面对竞争,没有人会同情你的损失,也没有人会帮助你。当大家为了拉货,以价格竞争的方式击败竞争对手甚至赔钱运输时,行业的病就凸显出来。这种亏本运输反映的虚假繁荣与饮鸩止渴的虚假繁荣有什么本质区别呢!从长远来看,将对物流生态造成极大的破坏。

近年来,各种货运应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数量已远远超过100个。许多货运平台标榜“减少中间环节,从根本上解决车货匹配问题”。有多少货源信息是真实的,来自制造商的“***手货源”?恐怕没人会调查。如何真正解决车货匹配问题,让像刘师傅这样的车主不再在运输中赔钱,值得思考和实践。除了市场淘汰规则,我们还有其他满意的答案吗?




99hei的最新地址